《琴之森》──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的对决(上)

  作者:   浏览: [ 532 ] 次

《琴之森》──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的对决(上)

试读连结

《琴之森》被誉为日本三大音乐漫画,是日本女漫画家一色真人继《花田少年史》之后又一力作,1998年开始连载,至今己出版超过18集,漫画在日本累计销售达350万部,荣获2008年日本文部省文化厅媒体艺术祭第十二回漫画大赏, 2007年由MADHOUSE製作成动画电影,引起广泛的迴响。台湾电子书版第一波出版1-4集,涵盖主要人物的出场,以及第56届全日本钢琴大赛前的精彩故事。

文 by 王星然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eriousbri

是要严格按照乐谱的记载和十八世纪古典乐派的要求来演奏?还是突破限制,恣意挥撒浪漫,弹出忠于自我的原创?这是一个美学的辩论,也是日本漫画家一色真人的《琴之森》之所以能超越一般漫画格局的原因。

传说莫札特死前曾交待把《F大调钢琴奏鸣曲K280》交给一位二百年后住在森林里的少年,据查无此事,但既然作者强调是传说,真真假假反到给人无限瑕想的空间。这个住在森林里的传奇少年,正是故事里的主角一之濑海(以下简称阿海)。

阿海是一个狂野、不受约束、经常逃学,却满有正义感的男孩,他代表的正是浪漫乐派的精神──忠于自我,打破成规,让奔放的感情自由地在音乐中体现。他从不强迫自己弹琴,也从不为什幺目的弹琴,不比赛也不考试,阿海纯粹就是喜欢。

美国作曲家、指挥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在《Joy of Music》这本书里,对浪漫乐派的开山祖师贝多芬,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谈话:

「贝多芬打破所有的规则,创作出一首首具有惊人之正确性的乐曲,啊!就是这个词:正确性……把旋律、赋格、和节奏留给柴可夫斯基、亨德密特、和拉威尔吧!但我们的贝多芬有真正的好东西,来自天上的东西,他的音乐有一种能力,会让你在曲终时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有某件东西是正确的──它自始自终都在察看,始终如一地贯彻自己的法则,我们能够信靠它,它永不会令我们失望。」

虽然打破所有的规则,却仍是正确的,这听起来看很吊诡,但是最好的音乐和艺术来自我们的内心,是上天赋与的,不需要强用理论和规条去限制它,规範它。

不过话说回来,要能打破成规,忠于自我,若没有令人惊异天份,如何能说服这个充满徧见的世界?幸好一色真人笔下的阿海就是那种有着绝对音感的天才,他自幼在森林里弹奏废弃的钢琴,技巧浑然天成,无师自通。任何音乐,过耳不忘,连专业调音师都听不出来的些微走音,漫画里形容他一听就能分辨。

相对于浪漫主义,故事里有另一个人物──少年钢琴家雨宫修平──阿海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强的对手,代表古典乐派的精神。

古典乐派的鼎盛时期是十八世纪,当时的作曲家为贵族和教廷服务,必须满足上流社会的菁英品味,只要听听海顿的作品,就能明白古典乐派极注重格式,音乐里必须体现均衡、节制、典雅的美感,与浪漫乐派自我狂放的风格自不相容。

也就是因为有了雨宫修平,阿海的形象才能塑造得更为立体,色彩的浓度才更为饱和。修平出生自显赫的音乐世家。修平的个性温顺善良,保守拘谨,他在漫画里永远穿着得宜,头髮梳理得整整齐齐,举手投足间显出有教养的富家子弟风範。

虽然修平的天份是远不及阿海,但他清楚什幺是古典学院派的要求,他的诠释中规中矩,意境分毫不差,勤奋苦练更是使他的演奏技巧无懈可击。修平有家族人脉资源,他懂得上流社会的语言(protocol),应对进退总是优雅得宜,这些都是他的优势,使他在全日本钢琴大赛中,能无往不利!

就这样,浪漫主义和学院派古典主义在阿海和修平的身上有了色彩鲜明的诠释,也为整部作品带来美学辩论的温度。

《琴之森》──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的对决(下)